中國企業聯合會 | 貴州省人民政府 | 貴州企業聯合網    今天是: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企業與法 > 正文
熱點文章
     【最高法】董事未對欠繳出資股東催繳違反勤勉義務應賠償
     【最高法】關于工傷保險糾紛的6個最新觀點
     淺析《民法典》中的債務清償問題
     36個常見勞動爭議問題
     【國務院】保障中小企業款項支付條例
     民營企業最常見的69個法律風險
     【案例解析】辭職后回家途中卻遇車禍身亡,還算工傷嗎?
     【案例解析】股東將出資款項轉入公司賬戶驗資后,未經法定程序又轉出是否構成抽逃出資?
     【案例解析】股東認繳期限未屆滿即轉讓股權的,不能認定其系《變更追加規定》第17條規定的“未繳納”“未足額繳納出資”
     老干媽公章被偽造,騰訊被騙...實踐中該如何防范假公章
推薦文章
     “稅務稽查”全面展開,工資涉稅風險要防范
     【人社部】企業不裁員或少裁員可返還50%失業保險費
     【答記者問】關于企業境外經營合規管理指引
     2019年起母公司中標子公司施工屬于轉包
     【國家市場監督局】取消“著名商標”評選:政府榜單上只有“黑榜”沒有“紅榜”
     本中心勞動仲裁調解維工委法律專家委員李軍律師榮獲首屆“貴州省優秀青年律師”稱號
     大數據和知識產權專家委員李建應邀為貴州省農村信用社開展知識產權培訓
     透視中國企業家的法律風險
     【權威解讀】企業家刑事風險成因及防范路徑
     2019年起符合條件的員工可免交社保
 
【案例解析】有限合伙人與普通合伙人的對賭條款有效嗎?
2020-05-12 11:40:05   發布人:公司法權威解讀   

閱讀提示

基金公司作為目前商業投資的重要力量,為獲得穩定投資收益,在投資中設定保本保收益條款屢見不鮮,以合伙作為目標企業進行投資,司法對其要求全身而退的約定是否予以保護呢?本文以江西高院的一則判例進行闡述。

裁判要旨

私募基金作為有限合伙人參與投資,在完成投資計劃后,應按照合同約定,保障其退出投資、獲得收益的約定權利。 

案情簡介

一、2016年5月,中航信托與嘉興盛天、深圳盛世景簽訂《嘉興盛天股權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之投資協議》,約定:中航信托投資4億元,作為有限合伙人加入合伙企業,通過持有合伙企業的有限合伙份額間接投資于青島中天收購位于加拿大的上市公司。

 

二、2016年5月11日,中航信托與青島中天簽訂《有限合伙出資份額轉讓合同》,約定:長春中天在嘉興盛天收到中航信托首筆實繳出資之日起的24個月內,以資金收購、定向增發等轉讓方認可的方式收購完畢嘉興盛天所持有的青島中天49.74%的股權;如未能完成前述約定,則由青島中天按約定價格收購中航信托所持有的嘉興盛天33.33%合伙份額,收購價款=收購本金(中航信托認繳出資額)+收購溢價款(中航信托認繳出資額×11%×信托計劃實際存續天數÷360-中航信托已自合伙企業獲得分配的投資收益)。

 

三、2016年5月30日,中航信托向嘉興盛天支付4億元出資款。至2019年3月,嘉興盛天仍持有青島中天49.74%的股權。

 

四、2019年3月21日,中航信托向青島中天發送《催告函》,要求青島中天依約收購中航信托持有的有限合伙份額,青島中天未履行約定。

 

五、2019年4月15日,中航信托將青島中天訴至江西高院,請求判令青島中天按約支付收購價款并支付一次性違約金。江西高院作出一審判決,支持中航信托訴訟請求。

裁判觀點評析

本案的爭議焦點是案涉《有限合伙出資份額轉讓合同》是否有效。

 

關于青島中天在約定情況下按約定價格收購中航信托所持嘉興盛天合伙份額的合同條款,青島中天認為,監管部門已明確不得發行保本、保底私募基金,案涉約定構成保本保收益的安排,違反法律的強制性規定,應屬無效條款。江西高院則認為案涉合同均系各方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內容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合法有效。

 

兩方的觀點均存在可討論余地。就青島中天的主張而言,其混淆了私募基金不得保本保底與私募基金投資要求保本保收益,前者是指私募基金在募集資金時不得承諾保本保底,后者則是私募基金在投資過程中與被投資方的利益安排,兩者并非一個層面的問題。但青島中天意圖論證的案涉私募基金投資不應保本保收益實際上存在可證明空間。

 

如湖南高院在“浙江犇寶實業投資有限公司與長沙澤洺創業投資合伙企業合伙協議糾紛”(詳見延伸閱讀)一案中認為合伙企業合伙人之間約定的保本保收益對賭條款,因違反《合伙企業法》關于合伙損失分擔的強制性規定而應認定無效。那么本案涉及的《有限合伙出資份額轉讓合同》是否會產生上述擔憂呢?案涉合伙份額的收購主體為青島中天,而合伙份額所屬企業恰為持青島中天49.74%股份的嘉興盛天,如果青島中天因此前投資外企產生損失,該損失實際由嘉興盛天和青島中天另一股東承擔,僅考慮嘉興盛天內部,在履行收購義務后,產生的結果即是合伙人中航信托不承擔合伙企業投資損失,該損失由其他合伙人承擔,似乎正好與湖南高院否定合伙人之間對賭條款效力的原因相同。

 

但是,如果從本案全局考慮,實際上是中航信托與盛世景、青島中天三方合作,利用信托資金收購外企,達成目標后信托資金退出投資的商業過程,案涉信托計劃存續期間為24+12個月,《有限合伙出資份額轉讓合同》中不管是要求由長春中天收購嘉興盛天所持股份(定向增發除外),還是要求青島中天收購中航信托所持份額,均為達到信托資金退出投資的目的,影響到信托資金后續運作,例如向受益人返還本金,青島中天的收購義務是確保信托計劃平穩落地的保障,應當確定合同有效。我們認為,江西高院從當事人意思表示角度出發,以維護商業信用為目的,認定合同有效,做法可取。

實務經驗總結

一、普通合伙人之間約定的穩賺不賠的協議無效。為避免合同無效,應避免在合伙人之間直接訂立包含保本保收益條款的合伙投資協議,此類協議直接違反合伙企業法關于合伙損失分擔規則的強制性規定,穩妥的做法是將合伙外主體作為義務方設置交易結構,例如要求合伙人的關聯方承擔相應的回購義務。

 

二、應區分個人合伙與商事合伙企業在具體規則應用上的不同。個人合伙的損失分擔規則與企業合伙損失分擔規則不同,《民法典(草案)》第九百七十二條規定:“合伙的利潤分配和虧損分擔,按照合伙合同的約定辦理;合伙合同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的,由合伙人協商決定;協商不成的,由合伙人按照實繳出資比例分配、分擔;無法確定出資比例的,由合伙人平均分配、分擔!眰人合伙約定優先,但此方式很難適用于大型商業投資,并不能作為合適的商業安排。

 

三、實踐中,關于有限合伙人穩賺不賠的約定存在一定的爭議。私募基金投資于有限合伙,為退出投資,保護基金投資人權利,實現投資收益變現,保本保收益條款獲得保護的可能性存在,但也存在風險,應謹慎采用此方式。

相關法律規定

《合同法》

第六十條 當事人應當按照約定全面履行自己的義務。

當事人應當遵循誠實信用原則,根據合同的性質、目的和交易習慣履行通知、協助、保密等義務。

第一百零七條 當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義務或者履行合同義務不符合約定的,應當承擔繼續履行、采取補救措施或者賠償損失等違約責任。

《合伙企業法》

第三十三條 合伙企業的利潤分配、虧損分擔,按照合伙協議的約定辦理;合伙協議未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的,由合伙人協商決定;協商不成的,由合伙人按照實繳出資比例分配、分擔;無法確定出資比例的,由合伙人平均分配、分擔。

合伙協議不得約定將全部利潤分配給部分合伙人或者由部分合伙人承擔全部虧損。

第六十九條 有限合伙企業不得將全部利潤分配給部分合伙人;但是,合伙協議另有約定的除外。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草案)》

第九百七十二條 合伙的利潤分配和虧損分擔,按照合伙合同的約定辦理;合伙合同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的,由合伙人協商決定;協商不成的,由合伙人按照實繳出資比例分配、分擔;無法確定出資比例的,由合伙人平均分配、分擔。

法院判決

以下為該案在江西高院審理階段中的“本院認為”關于此部分的論述:

 

本案各方當事人簽訂的《合伙協議》、《投資協議》、《補充協議》、《轉讓合同》、《保證合同》,均系各方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內容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合法有效。被告認為《轉讓合同》中收購條款為保底條款應為無效,故被告不承擔支付收購價款、違約金及律師費的義務。對此,本院認為,該《轉讓合同》與整個投資行為及相關系列協議密不可分,從內容看主要是在觸發一定條件原告退出投資的約定,現有證據不足以證實相關條款并非雙方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以及存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規定的無效之情形,故被告青島中天該抗辯意見與本案事實不符,有違商事合同應遵守的誠信原則,本院不予采信。

案件來源

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中航信托股份有限公司與青島中天資產管理有限公司、鄧某某合伙企業財產份額轉讓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2019)贛民初60號]

延伸閱讀

相反裁判觀點:合伙人之間對賭因違反法律關于合伙損失分擔的強制性規定而無效

 

案例: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浙江犇寶實業投資有限公司與長沙澤洺創業投資合伙企業合伙協議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2018)湘民初83號]認為:三方在《補充協議》中約定,犇寶公司入伙澤洺合伙企業的時限為一年,在此期間如澤洺合伙企業減持(或轉讓)斯太爾公司股份導致犇寶公司本次投資產生損失或投資收益不足12%的,該損失或差額部分由域圣公司、兆恒公司承擔及補足,域圣公司、兆恒公司及澤洺合伙企業承諾在虧損或犇寶公司預期12%收益無法取得事實發生后的10個工作日內,全額返還犇寶公司入伙資金本金并由域圣公司、兆恒公司按12%的年利率向犇寶公司支付應收投資收益。犇寶公司基于該約定提起訴訟,請求澤洺合伙企業向其支付1.7億元投資本金及投資收益。對此,《中華人民共和國合伙企業法》第三十三條第二款規定:“合伙協議不得約定將全部利潤分配給部分合伙人或者由部分合伙人承擔全部虧損!應該約定的實質是在澤洺合伙企業發生虧損時,犇寶公司作為合伙人仍可全額收回投資本金并享有固定收益,澤洺合伙企業的虧損實際上由另外兩名合伙人即域圣公司、兆恒公司全部承擔,故該部分約定違反了上述法律的效力性強制性規定,有悖于合伙企業“利益共享、風險共擔”的基本原則以及公平原則,應認定為無效。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最高法】對單位出具的僅蓋有印章,而無該單位負責人及制作證明材料的人員簽名或蓋章的證明材料不予采信
下一篇:【案例解析】公司印章的三個核心風險

 
  1.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會員中心|隱私聲明|版權保護|企業投稿|加入我們
友情鏈接
主辦單位:貴州企業聯合網   www.621952.tw   2006-2018  版權所有
地址(ADD):貴陽市觀山湖區長嶺北路貴州金融城富民村鎮銀行6樓    聯系電話(TEL):0851-86823097   傳真(FAX):0851-84855016
E-MAIL:[email protected]   備案號:黔ICP備09001702號   技術支持:貴州企業聯合網
在線客服
熱線電話
微信公眾賬號
加拿大快乐8网站